【田野 / 蹲點 / 製作筆記】

A. 白髮魔女李幼新等於《春光乍洩》裡的關淑怡:開始想拍李幼新是因為他寫的一篇叫《十年》的文章,一篇超像紀錄片的散文。深情款款喃喃自語說著一個又一個游泳池畔有著美麗陰莖的陌生男孩們的夏日故事。男孩子是很容易色衰的,而且短命。他一直這樣認為。要拍水男孩青春漂亮的身體不難,李幼新複雜如《去年在馬倫巴》的精神世界卻難拍極了。為了李幼新,我首度挑戰一種魔術方塊式的超現實紀錄片剪接方式。 Queer 極了,卻沒人看得懂。於是,李幼新成了關淑怡,一個鏡頭都不留。白髮魔女再度成為影史傳奇。永遠的葛麗泰•嘉寶。

B. 西門町台客老 gay 三溫暖,一座故事的城堡:每次進入一個新的田野現場對我而言彷彿神奇女俠又習得一項江湖失傳已久的易容術。都會時尚男同志如我應該一向只駭混東區豪宅趴,這回卻豁出去鎮日駐守西門町最老牌漢士三溫暖。從怯生生用超爛台語蹩腳訪談,到蹲點修得正果,攝影機宛如不在。片頭台客老 gay 圍桌吃飯長鏡頭緊逼侯孝賢上身《海上花》第一個傳奇鏡頭令人吮指回味。陳米奇正式成為漢士男同志母系社會,阿嬤余夫人旗下第三代孫女。

C. 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蔣姨老早就跟我預言了, Mickey ,你最後版本一定是兩個老 B 兩個苦 B 的故事。我卻八婆本色,自討苦吃,在初剪版本中用複雜的結構辯證男同志感情模式的開放流蕩。終於搞得自己幾乎去看憂鬱症。還好姊妹情深,柏蘭芝,張娟芬...全被我拖下水,夜風屋頂嘰嘰喳喳,大刀闊斧精細修改,終於鎖定警花阿生和怡謀的愛情故事為主軸。羅曼史通俗劇的峰迴路轉 twist ,恰恰印證了八0年代男同圈內經典對白。《唐朝豪放女》白馬英姿,那時夏文汐青春正好。

D. 長篇故事魔幻結構中的說書人:每部新片總想搞搞新意思。《幸福備忘錄》那麼古典節制的平行剪接後,《無偶之家》便想闖蕩新形式。人物眾多,時空複雜,情節彼此互不交涉,亦無時序上或事件上的統合可能,這是我首先面對的要將眾多人物/ 支線整合成一長篇故事的大難題。《厄夜變奏曲》封閉空間的舞台劇劇情提卡,及影片中蔣煥發蔣姨戲劇性格的說書人特質,給了我初步的靈感。長期蹲點與主人翁們建立的 tight 關係,讓我緊追不捨,比馬修•史卡德更信任自己黑暗中的直覺。作品終究出現引路吠犬,漫漫隧道中得見光亮。創作者就是幸運兒,在降靈會般的神秘過程中被充滿,被壯大。安靜並且狂喜。

逝者如天使撲翅,大雪紛飛在故事之海,酷兒們強悍又美麗的記憶就要醒轉。



















































回首頁

《美麗少年海邊的小柄

《無偶之家》片頭吃飯場景

陳俊志與小男友

陳俊志與小男友